您目前的位置:首页>> 今日热点

连载|涿鹿人的长篇小说《莜麦岭》(二十六)

更新时间:2019-05-14

来源:张家口在线

    

  搜鹿网讯 经作者授权,由涿鹿籍作家李文江著的长篇小说《莜麦岭》在本民众号进行连载,敬请列位网友关注阅读。

  2014年9月,作者李文江耗时两年零四个月,利用业余时间全心创作而成的反应农村糊口题材的长篇小说《莜麦岭》由中国电影出书社出书,新华书店刊行,全书16万字。

  该小说以张家口市涿怀盆地之南丘陵地域民国期间的屯子生活为配景,以产生在作品主人公——丁香身边盘曲、离奇、生动的故事为线索,经由对人物景象的过细描画,反应了当时该地区乡土民情、民俗风尚和人们的生涯近况,具有很强的常识性和趣味性。阅读这部书对付进一步了解当时人们的脑筋情感和精神面孔、窥察研究当时的历史文化、传承合符文明、弘扬民族精力具有十分主要的实际意义。

莜麦岭

第二十六章

  杏花是由于想起大花猫才临时信念赶回随家沟的,因为杏花传闻十八岁的大女士被大水刮走,淤到了泥里又被雨淋了出来,忽然想起大花猫被勒死后,还埋在自家房后边的垃圾堆里,忘了丢弃了。当然已经良久了,但据说带毛的对象不容易腐烂。现在已经到了雨季,万一哪世界大雨被雨水冲出来,被人发明可就贫困了,因为勒死大花猫用的是自己裹腿用的马莲带子。一旦有人发明大花猫的尸体,又认出这是自己的马莲带子,那不就等于不打自招,彻底露馅了吗?正是基于这种担心,以是当杏花传闻被洪流刮走淹死的十八岁大姑娘失踪后,又被雨水冲出来的时候,她的心一会儿提到了嗓子眼,于是她几乎是绝不迟疑地敏捷作出决心,快步向随家沟走去…..   丁香这几天一向守在爹的身边,为他喂水喂药的。看着爹日渐好起来,她的心也抚慰了许多。   回头想想爹这些年也挺不轻易的。爷爷由于构兵落下了残疾,地里的活一概干不了,还喜欢抽大烟,爹从十几岁就独自撑起了这个家。或许老刘家坟茔上注定了就子嗣少,连续三代都是独苗一个,到了爹这一辈仿佛好一点,先有了一个大伯,后有了一个姑姑,怅惘的是不到三岁大伯就过世了,姑姑也在出世不多就短寿了,到头来照旧只剩下爹一个。由于人手少,以是地里的活就得雇人来干。可雇个长工的报酬是很贵的,本身这点气力还真雇不起,为了省点人为,只好找了一个帮工的,这即是高银。可高银本身家也另有几亩地,抽开空才气过来帮爹,常常是顾了东顾不了西的,为此大量的农活还是要靠爹切身来干的。  娘活着时,爹即便地里的农活儿,别的他一概不费神的。可自从娘作古,爹娶了杏花后,情况就变了,爹不光要忙农活,而且家里吃喝拉撒睡他全要操心,就差洗锅做饭洗衣服了。不外劳顿归劳顿,可看上去爹的表情照旧好的。这里边当然也有杏花的功烈,因为杏花会耍骚,会哄送人。   凭心而论,要是不是因为她影响了爹和娘的关系,杏花还算一个不错的女人。她不光人长得英俊,为人也挺热心,并且常日里把爹侍奉的熨熨贴贴的,可见对爹也是赤心实意的。独一不能容忍的是她长期挑拨娘和爹的关系,乃至娘的死或许便是她一手造成的,经常想到这儿,丁香的牙就咬得“咯喯咯喯”响。   然而,思疑总归是思疑,还从来没有靠得住的证据,证明娘是因为喝了杏花给的胡腊水死的。因为胡腊水治心口痛是很多人都知道的,而娘喝剩下的半瓶胡腊水喂给大花猫吃了,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可见娘的死不一定就是杏花给的胡腊水造成的,或许真是娘里面有病,以是才……   “唉,我那苦命的娘啊!”想到这儿,丁香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   半前晌的时间,英英来找她。英英说:“传闻你爹病了,现在好点没有?”   “嗯,许多了!”丁香感谢地说。   “哦,那就好,不过夏每天热,中暑是常有的,降降温,下下火,歇几天就没事了!“英英看起来还挺熟行的。   丁香允许一声:“是”。   俩人就入手做针线活儿,这几天英英在绣个枕头,丁香则绣个帘子,绣着绣着英英忽然问丁香:“丁香,你爹送你去当童养媳的事,你答应了没有?”。   丁香说:“没有。”   “那你企图怎么办呀?”   “唉,我也不知道……”许久,丁香才长吁一声,第一次说出这句含糊其词的话。   听了丁香的话,英英溘然想起了什么,急忙问道:“对了,丁香,你知道你爹计划要把你送给谁不?”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丁香茫然地摇了摇头,连气儿低头干活儿,没有分解。   “我呈文你”英英诡秘地说:“就是那天来耍猴的,看见小猴子挨打,挺身护着小山公的男孩子……”   丁香仓卒抬起头来,惊愕地问道:“你是说魏好家的亲戚?金儿沟的?”   “对啊,那天就是专门来相你的,只不过没有讲述你罢了!”   听了英英的话,丁香不相信地反问道:“你乱说,我怎么不知道?”   “人家相媳妇还非要呈文你?哪有的事!”英英顿了顿又接着说道:“那天在场的,除了谁人男孩子还有他母亲呢。尤其他母亲对你满意极了,回去就托魏好他爹来给你爹提亲了……”   “真有这事?”丁香照旧似信非信。   “可不是真的,我骗你这个干什么?人家魏好都说了,要不是你爷爷刚归天,你生气扛着不点头,没准儿这会儿你早到了金儿沟了……”英英如同什么都知道似的。   听了英英的话,丁香忽然发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发急的感受。   邻近晌午的时候,英英说该回家用饭了,收拾起东西走了。丁香则边给爹和弟弟做饭,边想着苦衷。  看来英英说的话是真的,那天在看耍猴儿的时候,她无意中就看到魏好她娘和一个从没见过面的中年妇女,对她和英英指教导点的。其时她还认为她们在说她和英英头上戴的花儿呢!现在看来本来她们真是为相自己来的。   那个男孩子,自己已经见过了,人不单长得挺周正,并且眉宇间还吐露着一种灵气。尤其是他看到小山公挨打时所体现出的珍视心,让她从心田感到由衷的佩服。   魏思源伯伯来家找爹她是知道的,即是耍猴儿的走了没几天的事。那天她正在院子里择爹从地里挑回来的甜苣菜,这时魏伯伯走了进来。   “丁香,择甜苣菜哪?”魏伯伯言语中带着亲切。   丁香点颔首:“魏伯伯来了?”   “嗯,来了,你爹在家不?”   “在呐,你进去吧!”说着就又顾自择手里的甜苣菜。   魏伯伯没有急于进屋,而是蹲下来和丁香一边择菜,一边唠起家常来。   魏伯伯问:“丁香,本年几岁了?”   丁香答:“十岁了!”   魏伯伯又问:“还上学校不?”   丁香答:“早不上了,自从我娘过世就退了学。”   “奥——”。   ……   俩人正唠着,溘然门“吱妞”一响,爹听到消息儿从屋里走了出来。   爹说:“思源,你来了?咋不进屋?”   魏伯伯说:“我正和丁香唠嗑呢!”   说罢站起身和爹走进了屋里。   丁香没有随着进屋,而是连气儿择菜。   未几屋内传来杏花热情号召来人落座倒水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只听爹问魏伯伯:“思源,地里的活计忙乎的咋样了?”   魏伯伯答:“嗨,我就那几亩破山脊子地,几天就整顿完了,不像二哥你,家业大,地块多的,料理起来时间长……”   爹一听,不由得“哈哈”笑了,说:“我的地也算不上很多,首要是人手少,所以拉得战线就长。”   “二哥说的也是,你这麽多的地,就半个高银,哪能忙得过来呀?”魏伯伯顿了顿又半开顽笑,半肃静地说:“二哥,你要是天天炸糕炖肉的招待我,兄弟就来给你当长工!”   俩人说罢,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只听魏伯伯对爹说:“二哥,说端庄的,我来是想问你个事?”   “啥事,你说?”   这时溘然魏伯伯的声音一会儿暗了下来,丁香在外边什么也听不清了。   过了许久,只听杏花欢腾地连声说:“功德好事,你就回复人家说,我们没意见,没定见!”   爹打断她的话说:“这事也不及太急了,总得征求收罗孩子的定见嘛……”   “孩子的意见?这是啥事啊?”正在院里择菜的丁香听了,当时就有点迷惑,但她毕竟年纪小,没有往内心去。   又过了一会儿,魏伯伯要走了,出门时魏伯伯和丁香打招呼时,又盯着她看了良久,末尾才满浅笑容地走出院子。   如今看来那天魏伯伯来家,即是来给自己提亲的,而爹那天说的要送自己去当童养媳的,也正是这家,只不过出于对杏花的怅恨,再加上本身的不明就里,被自己一口就谢绝了。而后,爹又反复提过屡次,而每次都是爹刚说了半句,就被自己顶归去了。想到这儿,丁香不知道本身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李文江近照

  李文江:曾用名江子、文江、阿江,作家、音乐人。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人,退休前就职于冀中能源张矿团体,现居山东威海市。

  自幼热爱文学、音乐,出版有长篇小说《莜麦岭》,在专业文学刊物宣布中短篇小说多篇。同时多年来致力于音乐创作,在专业的音乐文学网站颁布词作、音乐作品100多首,代表作有《家乡情》、《梅花颂》、《最亲不过田园人》、《武士》等,比来方才在中国原创音乐网上线的与词人高尚明、张志锐合作的《盼君还》单曲,一经推出就受到普遍好评。

  李文江期盼用自己的音乐,鼓动故里解说人生!

(作者授权公布,未经允许,抑制转载)

  

❤看完后您有什么感触...接待在谈论区留言❤

◆  ◆  ◆  ◆  ◆  

— END —


乐行 乐行 乐行科技
上一篇:怀来县推进特色优势产业集群发展 下一篇:热文:连载|涿鹿人的长篇小说《莜麦岭》(三十)

推荐文章

国内首家冰雪和冬奥主题博物馆在崇礼开工建设

新华社石家庄6月24日电(记者秦...